长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长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巴南日军战俘营纪事战俘获宽待与当地村民结深厚友谊今日重庆华龙网

发布时间:2020-03-05 15:33:14 阅读: 来源:长石厂家

巴南区南泉镇刘家湾日本战俘营遗址,唯一一道可以进出的门。 特约摄影 马多

巴南区南泉镇刘家湾日本战俘营遗址,战俘营所在的刘家湾村。特约摄影 马多

被俘日本军人参加体育比赛。 (本报资料图片)

虽是战俘营,这里却没有一丝血腥味,被关押在此的近千名日本战俘没有一人被枪毙;相反,这些战俘甚至与质朴的中国农民成了朋友,有许多日俘回国时,痛哭流涕地根本不愿意回去,而村民面对这些和自己相处了一年的“敌人”,一时也不知该不该说再见……

火光冲天,机枪子弹擦着头皮呼啸而过……成队列的轰炸机不断地俯冲轰炸,低空扫射!

1944年8月,贵州镇远通往重庆的公路上,日军飞机犹如发疯般追击着一支车队。所幸公路崎岖,山高林密,躲藏的地方甚多,尽管日军狂轰滥炸,但车队的伤亡并不严重。

这是怎样的一支车队?日军又为何要对其穷追不舍?

“车队是国民党军队押运的日本战俘。日军要炸的就是这些战俘!”巴南区文管所所长黎明一语道破天机。

原来,这批战俘此前关押在贵州镇远的“国民政府军政第二日本战俘收容所”,1944年8月8日,日军攻陷衡阳,进逼贵州。国民政府决定将战俘营迁至重庆巴县鹿角场和刘家湾。

“日军认为,这些战俘是他们的耻辱,天皇早已将他们抛弃,他们必须死……”黎明研究巴南日军战俘营多年,他介绍,正是在得知战俘营迁址的消息后,日军决定在途中将这批战俘炸死。

然而,在中国军队的保护下,近千名日军战俘安全到达重庆。当这些战俘来到重庆,也就是这片被他们自己的军队炸得遍体鳞伤的土地上时,却惊奇地发现,迎接自己的并不是血腥和屠杀,他们甚至在这里还感受到了一种叫温情的久违情感……

1、关押!

外松内紧少人知

至今,巴南区刘家湾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依然记得当年战俘营进驻的情形。

8月的重庆,晴热高温。刺眼的阳光下,几位村民正坐在村口的大树下乘凉。突然,村口出现一支着装破烂的部队,旁边有国民党军人押解,这个队伍中的一些人相互搀扶着、有的还拄着拐杖,头剃得像和尚一样。

关于这段历史,史料记载如下:在日军大军压境下,国民政府为避其锋芒,决定将战俘营内迁……考虑到重庆作为抗战大后方,在此地管理战俘更为方便,再加上反战同盟以及绿川英子等著名日本反战人士都在重庆,对日本战俘的教育也大有帮助,所以便将战俘营新址选定在了重庆巴县的南泉镇。

刘家湾战俘营,最初是一个周姓地主的庄园,修建于清朝道光年间,也是当时巴县修建得最好的庄园之一。庄园背靠青山,园内有十多个天井八个朝门,屋脊交错连接,素有“下雨走遍庄园不湿脚”的说法。国民政府将其征用为战俘营后,这里彻底成为了禁地。四周围墙高约5米(解放后坍塌)。而鉴于被关押的日本战俘身份的特殊性,除了附近的老百姓,外人对这里知晓者甚少。

“还有一个地方,在鹿角场三圣宫,大概关了70几名战俘。为了不引起外人注意,战俘营实行的是外松内紧制度。”黎明介绍,在刘家湾周家大院关押的战俘后来日渐增多,就把新来的战俘送到距离刘家湾10余公里远的鹿角三圣宫。

三圣宫的大门口(也是唯一的门口)看不到武装的士兵站岗,只有一些穿老蓝布衣服,像寺庙里常见的居士模样的人坐在门口。

刚开始,有外地不知情的香客要进庙,这些“居士”就推说庙子旧了,菩萨也烂了,正在化缘修缮,为了香客安全,不让进庙。有香客要随缘,要捐香油,这些“居士”就拿出簿子,让人写上随缘多少,钱丢进随喜功德箱子里。

但是,捐了钱,这些“居士”还是不让进庙。有些人不甘心,凑到门缝往里看,却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当然,这些随缘的香油钱,自然就成了“居士”们的酒钱。

在战俘营内部,却是另外一种景象,每时每刻,都有几个持枪的士兵警戒着。有老人回忆,“里面戒备森严,机枪、岗哨遍布,还有至少一个排的国民政府宪兵驻守……”

[1] [2]

三相四线电子式电表

油耗监控系统

修理水泵

医药级辅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