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长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网吧营业中遭强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11:09:32 阅读: 来源:长石厂家

网吧被拆成废墟。记者朱嘉磊摄

8月7日早7点半,一群保安突然涌入海淀区温泉镇太舟坞村联五洲网吧,众人将网吧经营者村民于世平及其家人(包括一位91岁的老人和一个3岁的孩子)、网管、上网者统统“请出”,之后,大型机械开进,将网吧所在的四层楼房夷为平地。于世平称,自己被人按住手脚、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2小时,自己91岁的母亲不知去向。

昨天,太舟坞村村主任袁生称,该村腾退属于重点工程,于世平不同意腾退条件,其建筑影响了政府工程,只好由村镇联合行动强制腾退。于家的财物都得到妥善保存,91岁的老人被安置在敬老院内。

□讲述遭遇

保安强行涌入吓哭孩子

联五洲网吧位于太舟坞村中心街南侧,该村已基本拆迁完毕,除这家网吧外,周围已是一片废墟。营业执照显示,该网吧于2000年9月注册成立。

62岁的于世平是本村村民,经营联五洲网吧已10多年,生意一向很好,尽管处在拆迁的废墟中,但仍有很多熟客来上网。

于世平家共四层,下面三层用于经营网吧,有300多台电脑,于世平夫妇及91岁的母亲、儿子儿媳、孙女和网管住在顶层。

8月7日早7点半,于世平一觉睡醒,像往常一样到一楼前台结账。他发现,未下机的上网者远比平时多,这有些反常。

就在于世平向网管张涛(化名)了解前晚的经营状况时,有四五个人下机说要买水,这几人走到前台,突然闯入,将于世平和张涛按倒在前台内,二人的双臂被扭在背后。

张涛说,事发突然,他还以为遭到了抢劫。几人将于世平和张涛牢牢控制并推出门外,塞进一辆面包车。与此同时,守在门外的十几个穿保安制服的人涌入,网吧内有十几人站起,两伙人里应外合开始“清理”。于世平只穿着内衣裤的妻子王素茹、儿子于潮以及3岁孙女月月随后被带下楼。

于世平说,在面包车后座上,他手脚被人按住,他不停反抗并质问,结果嘴又被人用报纸团堵住,随后又被套上黑色头套。

网管李强(化名)说,在此过程中,小月月被吓得哇哇大哭,一名女子将孩子抱上车。

被“关押”在办公楼内

车启动后,大约过了1个小时,停在温泉镇定向安置展示中心。

于世平说,太舟坞村整村腾退,新的安置楼正在兴建,展示中心是展示新楼和洽谈相关事宜的场所。在房间里,温泉镇和太舟坞村的几名领导坐在对面,其中一人说,“别激动,咱们好好地谈谈。”于世平十分愤怒,在他的再三要求下,有人将小月月抱了过来。于世平表示,要想谈可以,先要恢复自己的自由。随后,双方一度僵持。

于世平说,自己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一群穿着黑色统一制服、戴着治安巡逻袖标的人看着他们,“我要小便也不许,只好请屋内的女工作人员先出去,对着墙角尿”。事后,于世平得知,妻子、儿子都被分别“看押”在不同的房间内,虽然有吃有喝,但均被限制人身自由。

网管李强说,他和同事被关在另外一个房间,有人在门口监视着他们。有水喝,中午吃了盒饭,但不能玩手机、接听电话,“上厕所也跟着,就跟审犯人差不多。”有人问他们是否是于家的亲戚,然后被要求签一份协议。“大意是说,腾退对我没有影响,登记我们的姓名、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张涛说,网吧的女收银员签完协议后离开,由于还被欠着工资,他和另外2名网管拒签协议。当天下午5点左右,有人给他们3人发了工资,之后让他们离开。李强的眼镜落在了网吧,还得到500元的补偿。

房子被拆老人不知去向

张涛说,他们被放行后路过网吧,远远看去,四层楼房已经被夷为平地。

而据网管刘文(化名)介绍,她是事发当天上午9点多赶到网吧的,当时被拦在几十米外。她想将自己的被褥等物品取出,但身穿黑色制服的人没有同意。她看见,很多人进出于网吧,往外搬东西,随后大型机械开进拆楼,至下午2点左右,楼已经被拆得只剩下一半。

于世平说,事发当晚8点多,他被允许离开,至此他们全家在展示中心滞留了近12个小时。在楼下,他抱着孙女与妻子、儿子会合,但却不见91岁高龄的母亲。于家人说,他们曾询问老人的去向,但没有人告诉他们。

网管李强说,事发当天,他曾看到老太太被人用轮椅抬到楼下,然后又用担架送进一辆救护车。

事发后,于家人投靠其他亲属,并报警称老人失踪。于家人认为,对方的行为是明显的限制人身自由,且蓄意破坏私人财物。

昨天,记者在太舟坞村看到,于世平的网吧原址只剩下一片废墟,沙发凳、耳机、鼠标垫等物品散落在砖块间。父子俩在废墟中翻找自家物品,于潮找到了自己2009年结婚时买的鸳鸯布娃娃,顿时眼眶红了,“上千万的投入,十几年的心血,全没了!”

于世平说,从2011年9月太舟坞村下发“腾退公告”开始,村、镇两级的工作人员曾经多次找他谈腾退的事,但通通被他拒绝了。根据《腾退细则》,他的房子腾退可以按照宅基地面积获得一比一的安置房,网吧的经营则按照700元每平方米给与一次性补贴。但于世平父子都非常较真儿,他们希望看到正规的拆迁补偿文件,但没有得到满意答复,所以一直没有腾退。

于世平说,他们至今没有拿到任何经济补偿,也不知道网吧里的电脑和家里的东西都哪去了。在此期间,他们没有联系过村里或镇里,理由是“不敢”,但未明确说明。

□回应

>>关于强制腾退

不能影响政府工程

昨天下午,记者拨通太舟坞村村主任袁生的手机,他对记者说,于家的房子确实被强制拆迁。袁生解释称,于家坚决不同意拆房,超出腾退第三个奖励期已经近一年,根据《腾退细则》,只能对其实施强制腾退。“(腾退)是经过评议小组和村民代表大会同意的,本村1000户2500多人都搬了,这是重点工程,你的建筑不能影响政府的工程。”

>>关于限制自由

活儿完了立马放行

袁生说,此次强制腾退是村里和镇政府一块儿操作,互相监督,还成立了腾退指挥部,“花的是政府的钱,镇里的领导班子全参与这事。”当天对于家的人“不是抓”,而是“上展示中心,该讲的讲,该说的说。死活不走,得让你挪开些。”他解释,并未限制人身自由,只是由于涉及到拆房子,不好让他们离开,“上厕所什么的都可以,有吃有喝。那边活儿完了,我们立马就开车送(他们)走了”。

>>关于室内财物

妥善保存无人来取

袁生说,按照农村的政策,于家的宅基地只许盖平房,楼上3层都属于违章建筑。在当天的行动中,镇里请了搬家公司,于家的钱、财、物等都经过现场评估和清点,被妥善保存起来。之后曾联系让于家搬走,但他们不要,政府积极找他们解决问题,但目前已经找不到他们了。

>>高龄老人去向

在敬老院但没人接

袁生说,由于害怕出事,当天把91岁的老太太送到了医院。“搁了十几天,什么事都没有。”随后村里联系于家接人,但没有结果,最后只好把老人送到敬老院。“(他们)根本连看都不看。”

昨天,温泉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告诉于潮父子,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民警证实,老人目前在敬老院。于世平父子提出,他们要让警方给一个书面的明确说法,内容包括,是谁把老太太带走的?万一身体出什么问题谁来承担费用?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