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长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少鬼传28屋中鬼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3:03 阅读: 来源:长石厂家

第二十八章屋中鬼事

“之前我就猜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天底下尽有可以让我们免费投宿的客栈。这果不其然,原来是家黑店,不过想不通的是他们拿死人的尸肉做什么?”武进说

“难道不是拿来吃的吗?”我说

“我估计应该没那么简单。要想知道谜底,就得去楼下那两间后堂看看。”武进说

“武进哥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还是赶快逃走吧,不然我们还没查到结果,或许就成了他们的刀下鬼餐中肉了啊。”我说

“云天,你先不要着急,等我想想。”武进哥哥说

武进哥哥生手敏捷的翻出窗外,我也跟着跑了过去,趴在窗户边望着他。他蹲在地上缓缓的移动到走廊旁,窥视着楼下的一切。

不一会儿的时间,武进哥哥几下功夫就翻回了房间。小声说道“云天,估计今晚走不了了。”

我轻声回应道“为什么啊,难道楼下有埋伏?”

“那老婆子和狗子守在门口,我们根本出不去。我看只有等半夜他们睡着了,我们才能偷偷的跑出去。”武进说

“那好吧,我们就再忍忍。可是那碗里的尸肉该怎么办啊?”我说

“为了不引起那老婆子的怀疑,我看还是先把它倒在那夜壶里吧,等下她来收碗的时候,我们就故意装作吃得很饱。”武进说

“哦,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啊?”我问道

“你躺到床上假装睡觉去,我去倒掉那尸肉。”武进说

“咚咚咚——”双扇木门突然被敲响了起来。

“是谁啊!”武进叫道

“小伙子,是我。我是来收拾碗筷的。”婆婆说道

武进哥哥拿着碗筷走向了木门,木门刚被打开,婆婆就悉心问候道“小伙子,这饭菜还合你们胃口吧。”

武进哥哥假意应声道“恩,饭菜很好吃,你看肉汤都被云天给喝光了。”

“吃光了就好。省得女儿担心对你们招待不周,那肉就变味了。”婆婆说

“婆婆,你女儿为什么会担心肉变味了?”武进哥哥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你们早点歇着吧。”婆婆摆手说道

婆婆走后,武进哥哥依旧沉思在刚才那句莫名其妙的话里,半天回不过神来。

“武进哥哥,你怎么了?看你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说

“额——没什么,今晚我来守夜,你就安心睡觉吧。”武进说

“要不我先睡一会儿,然后你把我叫醒,我们轮番守夜,这样你也不会太累。”我说

“算了吧,你一小孩子,懂什么江湖经验。说实话你守夜,我根本不放心。”武进说

“武进哥哥,你别瞧不起我,我可是经历过生很多次生死的人。我可什么都不怕的。”我说

“还说你不怕,刚才是谁吓得一直在梦里喊叫我的名字。”武进说

我惭愧的说道“是我,不过我真的……”

“好了,好了。你就快睡吧,让我安静的思量一会儿。”武进说

“那好吧,我先睡了。你可别说我不够仗义,一个人偷偷地睡着了啊!”我说

半夜我刚睡到一半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响亮的敲门声。

“谁呀”武进问道

“送宵夜的。”门外的二狗回应道

“我们都睡了,不吃宵夜了,你还是端回去吧。”武进说

“不行啊,婆婆说了无论如何你们都要给你们的,不然她又要骂我了。”二狗说

“那好吧,你等一等,我马上就来开门。”武进说

武进拉开门口,迎来的就是一阵扑鼻的肉香味。因为夜饭是死尸肉做成的,所以我们晚上根本没进什么食,所以现在闻到这肉香味,肚子就像是闹革命似的嚎叫,声音沉闷而深远,像是从深不见底的洞穴里发出来的一样。

“武进哥哥,这肉可以吃吗?我好饿啊!”我说

“不行。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把包里的馒头拿出来吃了。”武进说

虽然现在是饥肠辘辘,但一想到那坚硬的馒头,就没了胃口。我回应道“还是算了吧,我再忍忍,等逃出去了再吃顿好的,把这顿给补回来。”

“云天,实在对不住,明天我再给你买好吃的。”武进说

我感激的说道“武进哥哥,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啊!”

武进哥哥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道“其实打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想到了我失散多年的弟弟。刚开始在清风镇的时候,有我们徐老爷在那,我只得装出一副冷酷绝情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装呢?”我说

“因为做我们这一行的,不能跟客人发生任何瓜葛,我们只存在着【交易】。这就是行规,今天我叫武进,可能明天我就叫另外一个名字了。”武进说

“这是为什么呢?”我说

“云天,你还小,不懂。快睡吧,有武进哥哥看着你。”武进说

“哦,那我就不问了,武进哥哥,我先睡了。”我说

即便是武进哥哥守着夜,但我一想到这客栈是专门吃死人肉的黑店,我的心就害怕的颤抖了起来。整个半夜我都是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着,生怕一不留神床底下钻出个什么怪物把我给带偷走了。

我翻了翻身,看见武进哥哥双手杵着下巴,于是对着他说道“武进哥哥,要不你来睡会儿,换我来守夜。”

他没有回应我,我以为他杵在桌子上睡着了,于是就再也没出声。只是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他说“是时候下去看看了。”

我见他起身后瞧瞧离开了房间,便小声叫道“你去哪里啊,武进哥哥?”

他回声道“现在是人睡的最沉的时辰,我下去一楼查一查那后堂。”

“你可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啊,我害怕啊!”我说

“云天,屋子里这么亮,你别怕。我把这把银刀留给你作为防身之用,如果有人想要害你,你就朝他刺下去。”武进说

“我不敢刺人,长这么大我连一只动物都没杀过。”我说

“如果有人要杀你,而你却不还手,任人宰割,那就是懦夫行为。虽然你现在还小,但一定不要沦为懦夫,一定要为自己的生命而战。等我走后,你起来把门给锁好。任何人叫你开门,你都不要开,除非是我回来了。”

“哦,我知道了,那你小心点啊,武进哥哥。”我说

“放心吧,做我们这一行的,早就习惯了。”武进说

武进哥哥离开房间后,我锁好了门窗,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昏暗的灯光,寂静的房间,夜不能寐的我始终担心着武进哥哥的安危。

在我正担心入神的时候,突然房间外传来一股奇怪的风声,“嗖嗖嗖——”不停的响彻在我耳旁,我顺着风声望了过去。一团黑影一闪而逝,着实把我给吓了一大跳。

我沉默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谁?”,我闪电般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出于恐惧和好奇,我便忍不住跳下床,徐徐的走向了门口。

只是不知何时,那煤油灯竟无缘无故的灭了,而在灯灭之前我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风声。黢黑的一片,使我更加惶恐不安,我缓缓地摸索着屋里的桌椅,朝向煤油灯走了去。

我拿起煤油灯摇了一下,“不对呀,这煤油还是满的啊,怎么会灭了呢?”顿时我心里一阵发毛,想到“不会是有什么脏东西进了我的房间吧。”当我借着楼道上微弱的余光望向我刚才睡觉的木床上的时候。

乍一看,仿佛一团黑影躺在那木床上,而那黑影正窥伺着我所有的举动。瞬间觉得这屋子是呆不下去了,一定有脏东西在作怪。我正要逃离房间的时候,可是那木门上的楔子始终都掰不开,就好像被钉子牢牢地钉在了木板上一样。

我不敢回头看那木床,生怕那脏东西把我迷晕后,交由楼下那婆子把我给煮了吃了。大汗淋漓的我,顿时感觉屋子里的空气充斥着一股暗晦的味道。

在我吸进那味道之后,大脑似乎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脑袋突然一个激灵的颤动,“反正也逃不出去,还不如和它拼了,就像武进哥哥说的为自己而战。”我想道

我慢慢的掏出腰间武进哥哥留给我的银刀,将他紧紧的牢握在手中,然后往木床一点点缓缓的挪动。

在我快要走到木床的时候,我屏住呼吸,双眼一闭。扬起银刀朝着木床胡乱的砍刺,等我累得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我倒吸一口凉气,徐徐睁开双眼床上除了被我砍碎的床单铺盖之外,根本什么都没有。

“莫非是因为我内心太过恐惧,大脑才会产生这些幻想。”我揉了揉眼睛,出了一口深长的大气。才缓和了刚才那恐慌的画面,我把银刀放在枕头边,自己爬上床后,依偎在床头边上,不敢随意晃动。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