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长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内江市文物保护之殇连遭破坏和盗窃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47:49 阅读: 来源:长石厂家

华西城市读本:1709年,一位名叫曾达一的福建少年从家乡来到内江后,将家乡的甘蔗引种至此,“甜城”之名为此有之。最近,内江市中区文管所所长万立新的工作,几乎每天都离不开曾达一留下的曾家大院。关于这座有六七千平方米左右、建于清光绪时期的建筑拟建设内江糖业历史博物馆一事,又被提上议事日程。

实际上,早在多年前,内江就已经提出要建糖业历史博物馆,但却始终没有成型。“文物保护涉及人员、资金等方面的问题,操作起来很难。”从事文物保护26年,连任三届内江市中区政协委员的万立新,以前每年都要提写相关提案,后来发现没什么用就不写了。

除了市中区,内江其他地方的文物保护工作现状如何?近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在调查走访中发现,就目前来说,内江市三县两区整个文物保护系统,科班出身的仅一人。东兴区文管所所长王晓介绍,“可能不光内江,全国都差不多是这个概念。”

此外,很多散布在野外的文物,由于缺乏资金、基础设施建设施工、自然灾害、人为偷盗等原因被破坏。如何对这些具有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科学价值的历史遗留物进行保护?基层文物保护还面临哪些困境,并将如何突围?

内江市文物保护单位古般若寺

工作人员对文物进行保护

人员之困

“13个盗贼偷佛像,人手不够没逮住”

1989年,王晓从一所专科学校的旅游专业毕业后,进入资中文管所工作,从此与文物保护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业25年来,当初的旅游达人,如今已是东兴区文管所所长、内江市文物专家库专家。

“至少目前内江没有专业的考古队,从发掘到保护,都由文管所工作人员完成。”直到现在,王晓仍然对2007年4月开始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印象深刻。“三普”时,由于当时的老所长卧病在床,只好从其他地方的文物系统借调了一个女同志。“现任东兴区文化馆馆长荣莉,当时就是挺着大肚子天天去野外普查,我们后来开玩笑叫她的孩子‘三普’。”

东兴区文体广新局副局长王贵友,主要分管文物保护工作。2011年,接到消息后,他曾带着几名工作人员到东兴区般若寺蹲守,希望能抓住偷盗佛像的人,但那天盗贼跑了,后来在眉山被抓获。王贵友后来才得知,当天到般若寺的盗贼共有13人。“想来还是后怕,我们就四五个人。”

资中县文物局局长李向东的一句话道出了其他区县的文物保护编制之困。“资中文物局现在有16个编制,其他两县两区一共才16个编制。”

资金之困

“国保、省保才有足够保护资金”

按照“三普”的数据,东兴区共有地面文物点300多处,市中区156处。从“一普”到“三普”,新的文物被发现,也有的文物消失了。

王晓和万立新,对于两区文物保护问题,有着同样的困惑—资金投入不足。按照现行政策,除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能够获得国家和省级专项财政资金支持外,市、县、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很难获得地方资金投入。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某处作为革命历史遗迹的关帝庙,所在区文管所曾多次向上级申请保护资金,迟迟未能得到批复,以至年久失修,原本在“二普”时保存尚好的关帝庙,如今已只剩残存遗迹。

在万立新看来,近年来,随着国家层面对文物保护的意识提高,下发的文物保护资金也有所增加,但具体到市县区一级地方政府,由于受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和公共财政收入的限制,几乎谈不上投入资金保护文物。“有些地方通过引入社会资金来保护,从长远来看应该是一个趋势,但引入社会资金又可能存在过度保护和过度开发的问题。”意识之困

“多数时候,文物在为城市发展让路”

来自资阳乐至县的万立新,26年来,已对内江市中区地面文物点烂熟于心。万立新认为文物保护最难的地方,在于人们的意识不够。

以市中区为例,目前的现状是文物使用权和监管权分离。有大量的文物保护单位归其他部门使用,但又要求市中区文管所对文物保护情况进行监管。“比如某某局在使用一处具有纪念意义的文物点,由于他们缺乏相应知识,就无法好好保护。等到想修复的时候,可能又已经来不及了。”

这些年来,万立新见证了不少老文物工作者的离世和地面文物点的消失,每一次他都会感到痛心和难过。“文物减少不外乎两种因素。自然因素的几率比人为的施工破坏要小得多。原来有个老文物工作者,为了不让文物被破坏,用身体挡在施工的铲车前,结果还是没保住……”

实际上,每一次有工程开工或大型工程规划开始,万立新都会敏感地关注是否涉及地面文物,但他坦言,更多时候都是“文物在为工程让路”。“规划和工程建设,基本都对文物保护选择漠视。我跟某部门拍桌子吵架都不知道吵过多少回。”

内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部分)

重龙天主堂甘露寺庆寺及木牌坊建春门城楼重龙山摩崖造像龙水县城遗址内江钟楼宁国寺高峰寺塔及石刻般若寺及石刻内江西林寺云霞古刹石牌坊

文保如何突围?

取经“石刻之乡”安岳设文物局加大执法力度

“资中县是文物大县,有两处国保和20处省保,是内江的文物保护重镇。”作为内江市唯一县区文物局的资中县文物局,成立于2013年1月。资中县文物局局长李向东说,升级为文物局之后的另一大改变,是2013年,光资中县级财政对文物保护的投入就达到了270万。16个人的编制,也让资中县文物局能够增加文物安全执法巡查的次数。

说起成立资中县文物局的初衷,李向东介绍,他在2012年到邻县安岳考察,发现安岳文物局是作为一级局设立的,有相应的执法权。“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安岳文物局说的话有人听,不像我们文管所,说了也没人理会。”从安岳回来后,李向东立即向资中县纪委书记梁恩奎汇报此事,并得到支持。“2012年10月打的报告,2012年12月就批复同意了。”

以文养文 靠体制机制保护文化财产

最近,内江某楼盘打出了“建内江人的宽窄巷子”的广告,在万立新看来,这是典型的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现。而之所以缺乏文化自信,则是因为对本土文化遗产资源的了解认识不够。

万立新说,“石刻之乡”安岳能在近几年声名鹊起,靠的是文物局这样的专业机构、专业人才,以及专项资金的投入。“内江人也要有这样的意识。”

据说,在文物保护界有句话叫“文物工作者宁愿当和尚”。以内江圣水寺为例,作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圣水寺利用自身的文化旅游资源实现了经济效益,全靠自营收入对寺内古建筑进行保护。

万立新说,文物保护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就必须把文物保护与文化产业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统一规划,不能就文物说文物,要看到文物资源所产生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文物只有在保护的前提下才能利用,这就需要相应的体制机制支持。”声音 资中县文物局局长李向东:

文物保护需要更多社会关注

与万立新相反,资中县文物局局长李向东,对资中当下的文物保护工作现状感到欣慰。“国家越来越支持,社会越来越关注,文物就会保护得更好。”李向东觉得,文物保护工作,正在学习安岳等地模式的基础上,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内江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胡红雨:

发现违规违法行为将严惩不贷

内江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胡红雨分管内江市的文物保护工作,在他看来,由于历史沿革问题,内江部分文物点确实存在保护不力的情况,但相关部门和工作人员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加强保护。

“内江‘两会’结束后,将要召开全市文物系统大会,研究文物保护工作。在3月底前,将划定国保单位保护范围,一旦发现违规违法行为将严惩不贷。”胡红雨说。

内燃切轨机价格

食品包装机械价格

丝网印刷设备价格

相关阅读